来坝上你和皇帝吃的一样

发布:2015/6/5 15:22:19 人气:
经常会在旅行社的坝上线路的宣传语中看到这样的话“来坝上草原,体验皇家生活”。您可能看了一笑而过,但我要告诉您的是,其实,古时的皇帝其实和我们吃的是一样的。不信?往下看。 酸菜、菠菜、芹菜、韭菜、茄子、水萝卜……这是如今百姓餐桌上常见的菜肴。可是如果说清…

   经常会在旅行社的坝上线路的宣传语中看到这样的话“来坝上草原,体验皇家生活”。您可能看了一笑而过,但我要告诉您的是,其实,古时的皇帝其实和我们吃的是一样的。不信?往下看。
  酸菜、菠菜、芹菜、韭菜、茄子、水萝卜……这是如今百姓餐桌上常见的菜肴。可是如果说清代初期的康熙皇帝也吃这些,恐怕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。然而,史料上就是这么记载的。
  清代康熙皇帝玄烨,尽管不是开国皇帝,但在清代皇帝中堪称佼佼者。清代康熙十年(1671年)、二十一年(1682年)、三十七年(1689年),玄烨分别亲率王公大臣、文武官员走马关外,名为“东巡祭祖”,恭谒永陵、福陵、昭陵,实为巡视东北边陲,巩固国防。
虽然康熙皇帝玄烨多次出巡,但每次都不铺张。“《清圣祖实录》康熙二十一年”记载,康熙皇帝玄烨曾说道:国库的金钱,如果不是用于军事、赈济灾民,决不能妄自花费,因为这些库银都是百姓的纳税钱啊。康熙皇帝玄烨说到做到,仅从他每次“东巡祭祖”的膳食清单记载,便足以证明康熙皇帝玄烨的节俭作风。与此同时,也映衬出满族早期的生活习俗。
主食兽肉
  满族是一个勤劳、勇敢、智慧的民族。满族的先世,起始于长白山一带,从事渔猎为生,兼以采集山货野果。满族人擅长“打牲”,满语称为“布特哈”,即狩猎的泛称。“打牲”既指捕打獐狍野鹿等兽类,亦指下江河捕鱼捞珠。因此,满族先世长期过着食其肉、衣其皮的生活。尽管明代以前,满族先世便知晓农耕,种植五谷,但兽肉依然是他们的主要食物,直到定居苏子河流域(新宾县境内)后,农业生产才有了进一步发展。“《圣祖实录》康熙三十七年”记载,当年“土地肥饶,禾谷甚茂,旱田诸种无不有之”“蔬菜瓜茄之属皆有”。及至1621年,后金政权进入辽沈地区之后,农业经济产生了飞跃发展,五谷杂粮逐渐取代了兽肉,最终成为主食。
  但是,满族人依旧保留着吃兽肉的生活习惯。清廷每年令地方进贡的“方物”中,虎、鹿、獐、狍等野兽的干肉、鲜肉,以及白鱼等,为必不可少之物。清廷还派出专人设置机构,采买山珍海味。早在清代顺治十八年(1661年),清廷便在“打牲乌拉”(黑龙江省永吉县乌拉街)设置了“打牲乌拉总管衙门”,擢“总管一员、统辖‘珠轩’正副头目,及参户、蜜户、渔户、猎户,专司采捕诸役”,为宫廷采捕东珠、蜂蜜、松子等。此外,作为“陪都”的盛京内务府,也设有为数不少的“牲丁”,每年限定数目向皇室进贡各种兽肉、鱼、瓜果、蘑菇、木耳、葡萄等干鲜果品。
 
爱吃甜食
  清兵入关后,满族人的饮食习惯逐渐趋向于汉族人。但是,满族人还是比较喜欢黏食、甜食。康熙皇帝“东巡祭祖”膳食清单上,多次提到“做麻花和撒糕用的稷米”、“磨得极细的蒸黏米饭用的稷米”。稷米俗称黄米、黏米,不仅有黄稷米,还有红稷米、白稷米。康熙皇帝第一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膳食清单上便有“稷米二金斗、白稷米一金斗半、红稷米二金斗半。”满族人不但平时爱吃黏米饭,还用黏米做成饽饽、麻花、撒糕等吃食。其中的饽饽,更是祭祀、筵宴中不可或缺的食品。比如“关外三陵”的永陵、福陵、昭陵,不仅各有“千丁”供修缮、祭祀时役使,每陵还有一二十名女人,在祭祀之时专门制作饽饽。康熙皇帝第三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还专门带着“饽饽厨子”。
  甜食,也是满族人喜爱的主食,尤其是各种蜜制食品。因为自古以来,长白山峰峦叠翠、花果满山,是养蜂采蜜的天然场所。因此,满族人很早就有专门从事养蜂采蜜的“蜜户”。蜂蜜可以饮用、制作各种蜜制食品、还能制作中成药。所以,清廷每年的蜂蜜需求量很大。清兵入关后,朝廷仍派出大量牲丁,从事养蜂采蜜职业,人称“蜜丁”。每年,打牲乌拉总管衙门、盛京内务府,都要按季节向朝廷进贡上等蜂蜜。仅清代康熙三十七年,打牲乌拉总管衙门就派出550名“蜜丁”养蜂采蜜,每名“蜜丁”要交纳七斤九两二钱四厘生蜜,550名“蜜丁”共交纳生蜜四千斤。
  清代康熙三十七年,康熙皇帝第三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除了京师备办准备的蜂蜜外,还让盛京内务府准备了100斤蜂蜜。康熙皇帝第一次“东巡祭祖”的膳食清单上,就明确写着“做饽饽用的奶油、蜜”。康熙皇帝第三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携往盛京(沈阳)的各种仓人、匠人中,除了管理粮食的“米仓人”、管理弓箭武器的“箭仓人”等之外,还有专门管理蜂蜜的“蜜仓人”,可见当年蜂蜜用量之大。
  蜜制食品深为满族人喜爱,有许多满族传统食品便流传至今,香甜的“萨其玛”便是其中之一。此外,满族人还将许多水果制成蜜渍、蜜饯果脯。比如康熙皇帝“东巡祭祖”膳食清单上提到的山里红、李子、梨等水果,都是用糖或蜜渍而成的果脯。
酸菜流传
  史料记载,满族人爱吃猪肉,爱用猪油炒菜。逢年过节、喜庆日子、祭祀,都要杀猪“吃福肉”。沈阳故宫凤凰楼台上五宫的清宁宫内,至今仍保留着两口大铁锅。清太宗皇太极时期,每逢祭祀都要杀猪,然后用两口大铁锅煮“祭肉”。平素,满族人除了吃鲜猪肉外,还将猪肉制成腊肉,以便保存。此外,满族人还喜欢吃仔猪。康熙皇帝第一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盛京内务府便提供了38头小猪崽。如今的广东一带,盛行吃“烤乳猪”,或将小猪崽制成小“腊猪”,悬挂在店铺里出售,不知是否满族习俗之延续。
  其次,满族人还喜欢喝奶,吃奶制品。康熙皇帝第三次“东巡祭祖”时,随行携带了70头奶牛,以便随时挤取新鲜牛奶。满族人对于青菜无所挑剔,白菜、芹菜、菠菜、韭菜、萝卜等蔬菜统统爱吃。其中,尤其喜欢吃各种腌菜。腌白菜时,还要区分“开心小酸菜”、“不开心小酸菜”。如今,每到秋冬季节,东北地区人们都喜欢腌酸菜。不仅满族人爱吃酸菜,汉族人同样爱吃酸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