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游记攻略 > 攻略

木兰围场坝上行游记
  • 2015/9/19 15:33:27

广东人对草原的期待
         公元2008年的秋天,怀着对草原朴素的期望,六个广东人凑在一起商议要到坝上草原体验一下金色的秋天,起初由蓉的朋友,两姐妹,姐姐是蓉的小学同学,阿珊,职业会计;其妹,阿丛,职业警察,非要来北京拉上我们去一趟草原,开始我提议了丰宁坝上草原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,她们都看上了河北承德的坝上草原,史书中的“木兰围场”,估计为了体验那种“金戈铁马”的豪迈之情吧。然后蓉的表弟,阿华,携妻,阿婷,也一起加入了路线。阿华两口子喜欢热闹,再说也多年未见,掐指一算,约莫三年了,所以大家在QQ上建了个临时群,商议坝上之行,群的名字:FB,取腐败之意,是我老婆的主意吧。(经老婆勘误,是阿华的意思)
二、“都不知道该讲哪一种话”
        出现了第一个问题是沟通的语言。生活在广东的大麻烦就是不知道说什么话好,即便我们6人均为同一家乡的人。主要是阿珊和阿丛两姐妹虽然听得懂客家话,不过从小在广州市南海县长大,粤语比客家话要流利,而我们四人则不用客家话交流则非常不习惯。当然,我们四人都基本流利地说粤语,唯独我老婆有些惴惴然,总觉得说不习惯粤语,怕出了些许洋相。实际上,这样的拘束完全没有必要。9月30日,在我们俩先后接上阿华两公婆、阿珊两姐妹后,大家都发现,无论母语客家话、粤语、普通话,都在穿插进行,只要大家建立了轻松愉快的关系后,都毫无障碍。我自然当阿华是我兄弟,也当阿珊像我同学,阿丛则像我妹妹那么自然,所以到底在说什么话好这个麻烦实际上没有困扰我们。
三、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
        客家俗话说“在家样样好,出门一时难”,要出门了,总是要计划好的。这事情蓉做得非常好,她先把地方找到了,上网找了不少介绍,看清了行车路线,并打印下来作为“攻略”,还做了不少须知、禁止、推荐等等的功课。女人还是比较心细的。蓉还特意将我们的赛拉图送到4S店做了彻底检查,然后很自豪地告诉我,我们的车胎扎了钉子,要不是她聪明,先检查了出来,肯定出漏子了。把我们的车搞掂后,还发现一个大问题,长途行驶总不能6人都挤在我们的车里,所以还是下了决心厚了脸皮找人借了车,我们也都很熟悉的307,嘿嘿。
        车的问题解决后,我们买了一大推零食。阿华准备好了GPS,对讲机,实践证明,高科技带来了不少帮助,若不是这两样东西,我们估计会走更多的冤枉路。
        30号晚上,在我们家住,而且还做好了第二天早起的准备,蓉按攻略很煞有其事地说,一定要早起避开早高峰!而实际上,我们早上6点半起来出发在京承高速上时,多数时候发现前后100米就我们两部车!
四、“原来马铃薯长这样”——首次停车拍照
        早晨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了高速公路,天空晴朗,心情很靓,除了大家略有点困之外。我和阿华商量好,在北京界内,还是由我带路,毕竟我在这生活了三年多。然而到密云的时候还是走错了路,结果只好阿华带路,GPS发挥作用了。老婆同志则开始略有不满,说攻略上没有说清楚到底是“密云城区”还是“密云”出口,当然,也有我理解上的差异,毕竟开车的是我。如此这般我们到了密云,到了古北口,进入河北界,走了高速后走国道后又走高速,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到达了河北承德的“围场”县城,吃了个老鸭汤,那地方倒不值得书写,但那口齿伶俐的服务员小姑娘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,我们问起去坝上草原的路,她绘声绘色地告诉我们,先走国道,柏油路的,再到塞罕坝森林公园,里面有一段石头路不太好走,然后,又是好走的路,沿途景色现在都是很好的。即便她不一定就是当地人,但北方人那种热情和对当地旅游景点不遗余力的介绍让人印象深刻,尤其阿华等,感慨不少,说现在广州,谁还跟你那样指路?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们午饭后就快进入坝上了,心中其实洋溢了不少激动之情,这类激动之情压抑了午间的困意,我们两车恣意在路上飞驰,午后的天更蓝了。突然,前面很多车停了下来,看到不少长枪短炮在咔嚓咔嚓,两边的对讲机同时再说,停!停!停!于是我们首次下来停车拍照。我们一路向北,阳光在西南方向照来,车“三点钟”方向的地方,是个漂亮的山坡,山坡上红叶、黄叶交替,视野也开阔,大家都在拍照。下来一看,其实我们在一片马铃薯地的中间,马路两边都是马铃薯,旁边,农民们正在将收获的马铃薯装袋,他们的孩子,则围着我们兜售马铃薯、野花等。阿婷用非常惊喜的语气说“原来马铃薯长这样!”,这时候马铃薯的叶落了,茎黄了,只有地上和地里的马铃薯,这些隐藏在黑土地中的果实含蓄而低调地等待着收获。当然,可能除了关注这些马铃薯的我之外,其他人的眼光多数在远处山坡的景色上,于是我们六人第一次在黑土地上合影留念,为我们照相的居然是另外一个广东人,我们停车的旁边,一个中巴车载着一车广东的摄影爱好者!或者没有想到,这居然是我们此行唯一的合影。
五、终于到了“塞罕坝森林公园”,美丽的七星湖
        于是继续前行,也不知道几个弯弯后,我们终于在塞罕坝森林公园的门口停了下来,停车买门票,不便宜啊,65元/人。进入了森林公园,马上不一样,两边的松树都在秋霜后变颜色了,午后的阳光均匀在上面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,而另一次背光的树木则颜色深沉,道路在向前延伸,我们的确走在了那小姑娘说的石头路上,准备地说,那是一种砖头路,砖头烧制成三片叶的形状镶嵌在地面,有点意思。不幸的是这路非常窄,两车会车时候总要骑上路肩,所以我非常专心,只有听着乘客们不停地对美景发表着感慨,而无暇欣赏景色。
        道路蜿蜒,终于又到了一个路口,蓉再次拿出攻略,指挥我们走到了“七星湖”景点!这个地方是一片开阔地,周边是一圈的松树,都是金黄色的,一隅则穿插着白桦林,白桦林的叶子倒不醒目,只是它们的白色树干确实特别。中间是七星湖,我估计从高空俯视,这应该像个北斗七星,因为我看到其中一个湖的名字就是“天枢湖”。湖面不大,湖水波澜不惊,水草也全变成了黄色,我们走在湖面上的栈道上,纯木头栈道,围绕着湖面,在栈道的多个地方,可以看到湖面的倒影,夕阳下湛蓝的天空、远处的树林和近处的木桥、水草,勾画了动人的景象,这美景迅速地消除了我们旅途的困乏,大家的兴致都非常盎然,我趁着老婆同志不注意,除了鞋袜,光脚走在栈道上,舒适凉爽,可惜很快引来众人的目光,老婆更是言辞激烈,呵呵,只好赶紧穿上。走在美丽的湖边,我在想,生活中的确需要有一些宁静的景色让人放松和留恋啊,往远处看,游客三三两两,给这画面增添了生气,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!
六、寻房记
        从画中出来后马上面临着寻找住处的问题。实际上,这住房问题也在我老婆的考虑之中,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分工的,最后由阿珊来打电话确定的。麻烦的是,当我们穿过塞罕坝森林公园,来到克什克腾草原的军马场时候(原来是两个景区,另外购票),找到终点,却发现那仍不是住宿地:阿珊再次给那酒店打电话时,对方说没有房间了!她很不解说,我们之前都订好了,怎么会没有?结果对方说,刚才有人来了,也是三间房,以为就是你们,所以仅有的三间房给他们了!晕!居然有这样的事情,我们都在说那地方见利忘义,不守诚信!
        可事到如今,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,天色已晚,大家疲态尽显。蓉再次寻找起那个租吉普车人的电话,问那王师傅是否有酒店能够介绍,结果话传到后对方说打听后给我们消息。我们沿路又问了几个酒店,不是巨贵就是无房,一时沮丧!于是决定先吃饭。
        吃饭一点经验都没有,各人看法也略有差异,结果还是听了我的,在大路最醒目的餐厅吃饭,实践表明,我的决策失误了,大家对那晚饭和那失信的酒店一样失望!
        各种办法试验后,我忽然想起打中国移动电话了。12580,一按我帮你,而且我还是贵宾客户,于是我就打了电话,告诉我们的需求,然后12580就给了我几个附近酒店的电话,我逐一打听,真麻烦,前几个都没有房间了。再一个,说有,我来精神了,问了地方,居然就在我们吃饭餐厅不到100米的地方,然后我马上说过去看看,一看,很失望,卫生不堪,条件不好,总共房间也不到20个,那老板还怯生生地报了200元的价格,比我们了解到的普通酒店都高,况且他那还远不如普通水平!于是我继续寻找,再一找,有个地方,说还有房间,这次我问清楚了,问他那总共有多少间房,他说有87间!老板姓孙,听声音是豪爽之人,我套了下近乎,对方居然说,我给别人都300,就收你们260吧,一听我就心热乎,倍有好感。再一问,他说他其实在塞罕坝的机械林场,也就是我们刚刚去的七星湖的附近,还得回去20公里。和众人一合计,去,于是乎,饭后我们夜里返回机械林场,路上一片漆黑,气温骤降,所以当我们进到了温暖的屋内,大家都感觉非常满意。唯一不是很满意的就是他们的热水实在是太小的,水流极细,这让习惯了天天洗澡的老广们非常不习惯!当然,除此以外,还是不错的,那晚,个个都说休息得还不错!
        而我老婆则很惊奇我没有攻略怎么找到了酒店,也没有认识的人怎么知道了那地方,非要问清楚。我故作神秘说,我搞掂了就好,哪来那么多话?老婆很崇拜地看着我,然后还是坚持要告诉她实情,我只好把12580告诉她了,她恍然大悟。(攻略我当然也看了点,不过我的确不喜欢到一个地方就事前了解的透彻,失去了神秘感和探索的欲望,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随遇而安!)
七、“人生百年难忘草原”
         2号的早晨,我们仍是6点多出发,7点到和吉普车司机越好的地方汇合。早上的风景非常漂亮,比起黄昏时分更有清新的美!我们再次进入克什克腾草原,再一次在塞罕坝和克什克腾交界处,我们又看到了路牌上面豪迈的八个字“人生百年、难忘草原”,这一路是草原吉普车、五彩山、公主泡子、将军泡子等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  租车的吉普车司机杨师傅是个30岁左右的人,典型的北方汉子,高、壮、不修边幅,豪爽热情。根据安排,上午去看了五彩山,下午去了公主泡子和将军泡子(泡子其实就是草原里面的湖,大小不一,当地人称之为泡子的确很形象,因为草原辽阔,湖都不大,从远处看,就是一泡一泡的水而已)。去五彩山的路上,我们近距离看到了金黄色松树林,还爬上了一个小山,眺望了辽阔的草原。恰好在我们在山上看风景的时候,一群马从山下飞驰而过,我们迎着朝阳,看着群马奔驰,颇有些指点江山的豪情!
         然后车子继续飞驰,在草原坐吉普车其实不是件好玩的事情,颠簸得很,几个女同胞都说不舒服,还好,倒没有晕车的人,我们经过了马群后还经过了牛群、羊群,爬过不少高冈矮坡,终于来到了五彩山前。大家下来嘘了口气,那山比较典型地将红叶、黄叶、草原、斜坡都统一了起来,的确有出众之处。于是我们在富含清新马粪气味的空气中缓慢得爬到了红叶黄叶跟前,沿途将不少劝我们骑马的当地牧民都推挡开去,山上视野不错,近距离看红叶也感觉很好,我们摆了不少pose,浪费了不少表情,填满了数码相机的存储卡。终于产生了审美疲劳,在树下坐下休息了会,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啊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启程回去军马场中心吃饭,那一顿饭吃得也郁闷,于是我们都希望重新找一个当天下榻的酒店赶紧午休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午休后,我们又出发去了公主泡子和将军泡子。那公主泡子的确没有太多看点,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那一片沙漠沙化得厉害,居然在沙漠旁边有一个那么大的湖,也看不到水源从哪里流过来,我们都猜那是靠天然降雨和较高的地下水。而将军泡子则更没有太多可取之处,商业化太严重,多数是让外地人去集中骑马的地方,草原斑驳破碎,地上到处是马粪,不时还扬起一阵阵的灰尘。老婆胆小,也觉得那马的确有些脏,死活不肯上马,搞得跟随着准备做我们生意的那些牧民们异常郁闷。而阿珊和阿丛倒骑上了马,还照了相片,期间阿丛骑马飞奔了一阵,而后那马非要回头找主人,阿丛在上面哇哇叫,说怎么往回走了还不肯停下,怎么办啊!好在时间不久,那马找到主人后就安静下来又缓慢往湖面的方向走!那一时老婆悄悄跟我说,要是她在马上的话,准会吓坏了,阿丛这警察还是有些胆量的。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对阿丛这警察啼笑皆非!
        终于从将军泡子回来。我们挑了一家吃饭人最多的饭店吃饭,指名要了当地特色的“手把肉”、“土豆炖牛肉”,饭菜不错,不过老广们还是不习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啊!阿华和我两个男士吃得撑到喉咙口了,女同胞也都说那一顿吃得太过瘾了,于是回到房间了。
八、酒店内的牌局
        在酒店还是比较无聊的,大家也没有太多活动,也不愿再出去了。他们四人对北方的天气很不习惯,一到晚上冷得很,一点都不愿意动。那么就陆续安排洗澡,那天得洗澡,那么多清新的马粪味道一直在衣服里、头发上啊!
        同时安排打牌,最后是我们两公婆和阿华、阿丛上,打广东人爱打的锄大地,结果那晚很无奈啊,阿丛手气很旺,用北京话说“手气壮得很”,连连赢牌,我则输得一塌糊涂,奇怪啊,那天2号恰好是我的生日,居然那么差。牌局上可以认识人,所以大家又互相增进了不少了解。倒是老婆老是不配合,自己跑了牌就算了,让我很无奈,嘿嘿。
九、回程的景色更漂亮,目标密云
        3号早上就回家了,我们比较早起来,结果发现阿华两公婆已经出发到塞罕坝那等我们了,发短信说睡不着,早起去拍照了。然后我们也返程,路上又照了些相片,从塞罕坝森林公园大门出来,我们略为休息,继续上路,途中经过了马铃薯地,发现回程的景色更加漂亮,都惊讶这一天一风景的特点,叶子更红更黄了,我们又经过了“十里长廊”,那风景更是美丽,对讲机里面都在说,哎呀,最漂亮的风景其实不收钱啊!马上回答上,这十里长廊太长了,没办法收钱啊!爆笑!一路笑语,途中还经过了一片油菜花地,我们又停车去拍照,看到油菜花上辛勤的蜜蜂不停飞舞,都给它们来了不少特写!等我们回到车上,发现个个都沾满了油菜花的清香,也足以招蜂引蝶了!
一路除了绕了些弯路外没有更多事,目标密云!
十、“这有没有打劫的?”——胆小的警察
        终于到了密云!可是我们在上高速的入口前堵车了,上面是直接从密云到北京的高速公路。GPS发挥作用了,我们觉得走其他路到密云城区去吃饭,结果走了一条风景很好的道路,后来才知道,那是绕湖一周的公路!我们在路边停下还为落日、湖面、山峦拍照留念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到我们去那个目的地却被一座密云水库大坝桥挡住了,那桥非公用车不得通过!GPS也骗人啊!没办法,继续走,然后我们居然是穿越村庄的道路去到那目的地!道路极小,蜿蜒曲折,并且沿路基本没有看到车,也没有看到房屋,已近晚上,天色逐渐漆黑,大家都有些焦虑。忽然后面阿丛说,“这有没有打劫的啊?”害怕之情表露无遗,我说北京治安很好,不要紧的,然后还调侃了句,警察也怕打劫啊,她小声嘀咕说,我胆小啊。嘿嘿,我心下好笑,这胆小的警察这时候实际上更像我妹妹啊!(当然,她并不是公安学校毕业,而是学法律后进去当了经济侦查警察)
        终于走过了田地间的道路,转进了大路,我们再一次用“车多人多”的标准判断饭馆的好坏,在一家车满为患的饭馆吃过了饭!
十一、回家的路总是犯困
        回家的路已近晚上八点,回来的路上,走了半个小时的京承高速公路,再转北四环、东四环,进入北京城区又不能用对讲机,一路上车内沉闷,我则只犯困啊!阿华技术不错,一路跟着我,基本上没有跟丢,回到家,放下行李,还搬上未吃完的零食,嘿,还不少!又是陆续安排洗澡,然后继续牌局,又一次以我的惨败告终,有些郁闷啊!